复涵资本微信公众号
BP投递
fuhan_bp@163.com
快运下半场开打,安能壹米百世中通谁将摘得快运第一股?
来源: | 作者:黄一帆  | 发布时间: 2021-03-08 | 10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下一个“零担之王”的角逐赛才刚刚开始。

近日,有消息称,安能物流考虑在香港IPO,拟募资5亿美元。

屡屡被传上市,“快运第一股”是否将花落安能物流尚不得而知。不过,再度被传上市的前些天,2月12日,安能物流获得约3亿美元的投资。2020年1月,安能也曾获3亿美元融资。截至目前,安能物流已完成7轮融资。

亿豹网注意到,从去年开始,快运市场资本潮涌。在2020年1月安能物流宣布完成超3亿美元融资后不到一个月,壹米滴答宣布10亿元D+轮融资。

随后,顺丰快运完成3亿美元可转债融资;5月,德坤完成5亿元B轮融资;6月,蚁链物流获得数千万元融资。“押宝”快运市场,投资人显然早就已经意识到快运市场的潜力。 

但实际上,快运这块“大蛋糕”却并没有那么容易分食。在这个机会众多的市场上,寡头还未形成,同时入局快运行业的企业也越来越多,包括顺丰中通韵达等快递企业,这意味着快运市场的竞争还会更加激烈。

01 价格战加速行业淘汰

快运在很多方面都在复制快递,比如“分拨直营、网点加盟”的模式,最早是通达系走出来的。比如将30-300KG段的小票产品化、价格标准化,运营中的路由规则、定时定班等,都是快递先将其发扬光大的。所以快递对于快运来说极具参考意义。

随着全峰、快捷、国通等先后出局,优速被整合,速尔收缩于华南一隅。快递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,CR6(通达+百世+顺丰)市占率2020年已达82.46%。

放眼快运板块,随着前几名网络不断往纵深发展,全国网络开始协同,进一步挤压了专线与区域网络的生存空间,大达、亚风、远成先后出清,佳吉、恒路、商桥等逐渐式微,再往后,复制路径与一线网络进行市场争夺,做不出特色的二三线网络将会面临同样的结局。

快运诸强中,中通现金流充沛,战略定力较强,开年为冲抵疫情影响,尽快恢复运营,率先推出除西北五省外全部七折的政策。随后百世安能壹米韵达纷纷跟进,加入战团。没有实力、经营又没有特色的网络会被拖垮。

随着中国商业模式的变化,直播的兴起,新零售不断整合线上与线下,传统的渠道经销及批发被革命,区域网络将失去了生存的根基,抱团也许是一种出路,所以去年蚁链与青藤借力部分有实力的区域网开始组网,如果没有更新的模式,适应商流的新变化,做成二米滴达一定是没有未来的。 

与快递类似,价格战快运行业来说也是一个不断重复的囚徒困境之旅,不论哪家企业主动发起价格战,其他企业基本都会选择跟进,而结果是行业整体利润的滑坡。未来几年,处于领先位置的头部网络会时常祭出此招,去蚕食排名靠后网络的网点与货量。

02 头部夺位战愈演愈烈

快运企业间的正面厮杀不断加剧,2020年上半年主要拼价格,下半年的主要拼公斤段位、地区广度、服务质量等,快运头部企业想要加速拉开与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,进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巨头,该在哪些方面努力?

一场硬仗,底气何来,快运江湖的每一场战争都是需要庞大的后勤作为支撑,从安能,百世快运,壹米,顺丰快运四大企业线上高调宣布融资+补贴那一刻起,这场比拼就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,而是一个体系,当然也包括背后的投资人。

头部企业获得巨额融资,意味着备足粮草,扩大产能,进一步抢占市场。接下来,零担快运市场迎来一波上市潮的同时,竞争格局也将逐步进入巨头竞合时代,下一个“零担之王”的角逐赛才刚刚开始。

亿豹网认为,即便快运市场资本潮涌,头部企业货量规模得以提升,但纵观快运市场数年沉浮,短期内依旧难言“会跑出一个巨头”。

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,2020年度中国零担企业30强排行榜,其中共有5家企业的营业收入超过50亿,分别为顺丰快运、德邦快递、安能物流、壹米滴答、百世快运。

由于我国零担快运市场门槛相对较低,个体私营车主以及大量的长尾运输车队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,因此零担快运企业数量多、规模小、客户分散,行业集中度非常低。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中国零担市场CR10不足5%。

从2017-2019年零担业务收入前十企业的营业收入总额占30强企业总营收的比重来看,从2017年的69.3%提升至2019年的79.2%,而11-20名次的占比和21-30名次的占比都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,行业整体向头部集中的变化态势明显。

业内普遍认为,与快递不同,快运只有梯队划分,没有绝对的强者。现有的体量不足以让安能、百世、壹米等任何一家网络获得对整个零担行业的垄断定价权。

历经了电商大争夺件战、价格战、差异化竞争战、巨头入局战之后,2021年的快运企业们又将何去何从?

03 下半场拼什么?

“2020年双11日均出货量超5万吨,网点用户数超过2.7万个,乡镇覆盖率达97%。”成立于2010年的安能,用了10年时间,成为了国内零担物流领域的领跑者。

在物流领域,有快递、零担、整车三个细分赛道。尽管安能货量暂时领跑,不过在零担这个赛道上,也挤满了百世、壹米、顺丰、中通等虎视眈眈的竞争者。

当下,安能、壹米滴答等企业都在谋求IPO,尽快获得资本扶持,通过上市来强化自身管理、优化产品结构体系,才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。

和快递市场一样,市场占有率和规模效应也是资本方最在意的指标之一。这也引发了大家对“价格战”的担忧。疫情期间,壹米滴答、安能物流、百快运等企业已经掀起了一轮降价潮。

亿豹网注意到,去年“双11”期间快运企业单日货量峰值纷纷再创新高,主要贡献来自电商大件,这也是快运企业的主要目标市场。百世快运提出“Allin电商”后,先后重点开拓了贵州仁怀白酒、江西景德镇瓷器、江苏常州轻量家具等市场。

顺心捷达电商全渠道对接,去年电商大件单日货量达到5474吨,同比提升了196%。需要指出的是,无论是快递的电商小件,还是快运的电商大件,商家对运输价格的敏感是相同的。

如今,在行业竞争者众多的快运市场,同质化严重,且价格战频频,弱小企业逐渐惨遭淘汰。不过随着网络快运公司的发展及客户对于服务质量的不懈追求,价格不再是客户选择的主要因素,未来服务质量将是企业的主战场。

在安能物流董事长王拥军看来,快运的头部企业已经跨过了初期的规模积累阶段,行业竞争的下半场——精细化运营的重要性将远远超过网络规模带来的效应。

网络巨头们只有两条路可走:成为效率战的发起者或做价格战的应对者。前者依赖于效率优势实现持续降价,并能获得稳健的盈利和增长;后者则在长期的亏损状态下努力求生存。

下半场的竞争,就是这么残酷。